•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表格下载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邓宏顺‖石板寨之夜
    时间:2017年08月09日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石板寨之夜

     

    邓宏顺

     

     

    倔强的锣鼓声没能找到出路,不断撞击在公路两旁布满各色花纹的悬壁峭崖上折了回来。但人们用当代最便捷的手机通讯传播信息,人虽在闭塞的峡谷中敲打锣鼓,各处村民仍是如潮般涌来。他们开着车,带着老人,带着小孩,沿着通往杜鹃花景区的梵净山环线公路赶往这个锣鼓喧天的石板寨。告别电视,告别手机,告别电脑,告别这个平时离不开的网络,他们今夜要放下一切,专门去看自己老祖宗创造并流留传下来的古傩戏!

    铜仁市印江县木黄镇坪所村的石板寨像生长在梵净山环线上的一只金亮的小葫芦,十几栋大木楼和用当地石材精心布局的道路及墙垣与周围的原始山林相映成趣。我不知道这里平时的夜晚是怎样的光景,今夜,这里伴随着锣鼓的响起,竟有如此令人惊叹的人气!公路上,一大片彩色的车群前面是依着梯台站成的人海,飘着“西鹿园”彩旗的几栋木楼那长长走廊上满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公路对面的三层阁楼上也都挂满了如傩面一般的人脸,演出的广场突然变成一座深凹下去的魔坑。种在广场边上的桃树上尚未成熟的果子也激动得微红了脸蛋,乳白色的猕猴桃花尽情地开放成千万只倒立的花篮。夕阳稀成蛋黄粘在山村四周的半山上,任凭村民如何伸颈翘首盼它落下,夜幕就是迟迟不来,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为今夜而兴奋,而这里的时光却被魔手一再地拉长。

    最早在这里响起锣鼓的是狮子灯乐班。一位老村民像渔船竹篙上的鸬鹚蹲在广场边的休闲凳上,用草原鹰一般目光专注着他面前的乐班和他带来的舞狮队以及那对摆在八仙桌上未曾被人舞动的狮子。一面可供十余人敲击的红色大鼓摆在广场中间,多人敲出的鼓声更让人十分振奋和急切。老村民看了看摆在他身边的那块介绍当地狮舞悠久历史的招牌,眉头就皱出了河山,脸上也有了忧郁的云彩。“舞给我看看!”老村民说。四位年轻人掀起狮头,钻进狮皮,狮头朝天一望,全身一纵,几个欢步就到了广场中心,狮子在观众眼前活了起来。

    今天要表演的是高台狮子。稳固八仙桌的老人刚拿红布捆牢两张桌子的脚跟,一对狮子就跃上桌面。但狮子在高桌上舞动一番之后,老村民脸色完全暗黑下来,他躲在猕猴桃架下说:“今夜不能表演!还是等在外打工的里手回来。你们几个不行!”口气异常坚定!我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没看出哪儿不行。但我明白,老村民是怕舞得不好砸了他们闻名遐迩的狮舞品牌。于是,老村民让他的狮舞队偃旗息鼓,咬住牙悄悄地退出人海。此时他们的难受都写在羞愧的脸上和沉沉的脚里。但我不感到失望,反而敬服他们这种拒绝平庸的精神和志气!我看到一只明白自己的疲惫和愿意蹲下来蓄足力量再次展翅高飞的雄鹰……

    正好花灯戏班来了,锣鼓没有狮子灯锣鼓激越,这恰好给观众带来几分轻松和悠闲,也正好挤得一分平静让傩戏班子在广场上作最后的准备。

    傩戏在中国西南地区称得上是当地戏曲的鼻祖。傩戏扮演者自古以来充当着人与自然和神灵间沟通的使者。当地一位了解傩戏的人跟我说,今夜请来的杨法师有不少的传奇,女巫师也是第五十八代传人。由此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今夜梵净山下的人们如此汹涌地来到石板寨。白天我们在梵净山的新、老金顶间的平坝上集合再朝木黄镇方向下山,走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也不见哪儿有村庄和村民,可见今夜的傩戏表演惊动了很远很远的村民,甚至城镇的居民。

    耸入云端的独木刀梯高高地竖立在广场中心,稳固刀梯的三根银白天色绳索所界定的范围成了傩戏表演的区间。傩戏表演的内容是神与人的对话,挨着刀梯便是请师拜神的祭坛,站在祭坛最上位的是黑脸傩公和白脸傩婆。它们为竹木雕刻而成,穿着宽大的衣服,围上了领巾,捧着红色的令旗,瞪大的两眼像是凝视着祭坛上精制的木雕盘瓠、香米、法水、牛角、师刀、告子、法杖、令牌、帅旗和法师的言行……

    夜幕终于临近。杨法师穿上背心印有阴阳鱼的法袍和巫师同祭之后,他燃上香纸,拿起令牌划下咒符,摇响师刀,吹响牛角,连问三告,有如祖师和诸神都已请到。于是,八十多岁的杨法师突然变得身轻脚灵,与众法师列队起舞,一齐摇响的师刀和吹响的牛角声震山谷!围着刀梯绕场一周,杨法师回到祭坛前端起一碗法水面对刀梯,以红布在刀口上断布数次昭示锋利,接着划符念咒朝刀梯喷洒法水,并以手沾法水抹封刀口,再在刀梯上捆牢两道红布就到了扣人心弦的上刀梯时刻。围观的人圈像弹簧一样朝着刀梯缩近,维持秩序的人员像拉弹簧一样地把人圈扩大,把观众赶退。

    一位年轻法师当众脱下鞋袜,绕着刀梯翩翩起舞,手舞足蹈的姿态全在鬼人之间。然后他站上刀梯边唱边向上攀越。爬过二十四级刀梯,他到达顶端的木板平台上,插上帅旗。接着另一名法师也攀越上来,两人站在幽蓝的天幕下或表演倒挂金钩,或表演大鹏展翅,或表演观音坐莲……仰望幽蓝天空中的怪异傩舞,法师的脚手似乎变得骷髅一般的细长,古怪的伸缩和曲直动作仿佛真如鬼神降临。演出广场四周的人海突然静寂无声,连锣鼓也响得轻如滑过耳边的游丝!观众无数次地缩小人圈,又无数次被维持秩序的人赶着后退。我忍不住看看身边,有父亲让孩子骑在自己头上,有母亲把自己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那些在密挤的人丛里钻来钻去没有被管住的小孩刚刚还在被呼唤,而此刻也惊异地望着天空的奇观。直到法师从上刀梯上下来,傩公傩婆在地上欢快地起舞,演出场上才复归应有的轻松。

    巫师钉鸡和妙趣横生的花灯戏是今夜的尾声,而照亮屋壁和悬崖的篝火以及使全场观众摆手起舞的圆舞曲,让今夜的石板村明亮而沸腾……

    第二天清晨,我问杜鹃客栈的任妈妈昨晚到不到看傩戏,老妈妈告诉我,哪能不看呢!任妈已经80岁,一家人是应政府精准扶贫的号召从高山上搬迁来到这里经营杜鹃客栈。她笑盈盈的神态令我忍不住请求给她照个相作为纪念。她不仅不拒绝,还说让她打扮一下身面。我很高兴她这样习惯在这个新兴的旅游区安度晚年。

    离开石板寨,我总记起这里喂在后溪江柳下的白鹅麻鸭,用网袋养在花花流水中的小鱼,以及各家门前的花木、卵石小路,小桥、喷泉和筒车……这一切离古傩戏本已十分遥远,是这个夜晚让富于想象的古巫傩文化和饱含网络科技的当代生活融合在了一起。我会永远记住2017527日石板寨的这个夜晚。

     

     

    作者简介:邓宏顺,湖南辰溪人。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先后在毛泽东文学院、鲁迅文学院高研班专修创作。已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及《收获》《当代》《人民日报》等报刊社出版、发表长、中、短篇小说及散文、报告文学多种,计四百余万字。作品多次入选各种选刊选本,曾在湖南、北京、上海、广东、获过多种文学奖。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