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表格下载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雷平阳‖梵净山诗篇(九首)
    时间:2017年07月12日   作者:雷平阳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梵净山诗篇(九首)
     
    雷平阳
     
     
    我去雾里小住几天
     
    去梵净山,我没什么特别的目的
    听说那儿一峰独立
    天天都是大雾笼罩
    我去雾里小住几天
    如果你们上山来找我
    请对着大雾喊我的名字
     
     
    ◎沅江边
     
    看见沅江上有人划龙舟
    我坐到了一块石头上
    点一支烟,静静的观看
    舟上的鼓声与吆喝令我着迷
    我在身后的饭馆买了一碗牛肉面
    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边吃,边看,内心涌起。
    世俗的温暖和幸福
    龙舟不止一条,划过去一条
    又划来一条,或几条齐头并进
    我又从身后的茶馆
    买了一杯茶和一壶水
    坐在竹林边的石桌子旁
    相信那些划龙舟的人和我一样
    已经对时间的流失失去了兴趣
    他们一会儿顺流而下
    一会儿逆流而上
    挥动的橹片一样的卖力
    黄昏,划龙舟的人走了
    沅江的水面重归平寂
    我与几位陌生的老者打着纸牌
    年轻时他们也划龙舟
    每张牌甩向石桌
    总要大声的吆喝一声
     
     
    ◎荐我
     
    你看,我又与人结伴进入山中
    而又独自云游
    把自己推荐给泉水
    推荐给晚谢的杜鹃,推荐给
    庙门外的竹椅,推荐给
    槭树横空的石头小径
    推荐给头顶上的飞鸟或飞鸟的翅膀……
    一次以征服为目的的行动
    还是被我找出了个体空间
    没有理由叛逃的娑婆世界的俗务
    因为我的背离闪现出了
    一缕人性之光。但我还是没有
    把自己推荐给菩萨
    也没有退一步,把自己推荐给
    山梁上打坐的和尚。我对身边的行人
    仍然心存善意,对容纳我肉身的
    忍土,依旧怀有不灭之恩
    你看,我只是迷上了鸡零狗碎的
    天国的小玩意,小花边,小趣味
    真实的自己,仍然在对立的两极之间
    拉一根钢丝,表演着空中杂技
     
     
    ◎在木黄镇
     
    今天晚上,在木黄镇
    我收回了立在广场上的刀山,收回了
    土家族人攀登刀山时虚拟的热情
    我还收回了夜路之上我们
    一再谈论的黑幕后面的萤火虫
    收回了一个个战争继承人
    内心藏匿的枪炮……
    我是如此的胆怯、敏感、无辜
    借虎狼之心为自己壮胆,还是不能承受
    扬声器里人们漠然地介绍
    寺庙的倒塌,并公然美化飞来的子弹
    我得收回天庆寺里新塑的唐僧师徒
    收回兴隆桥上死在自己网里的
    那只蜘蛛;收回一具具红棺之内
    搬运骨灰的蚂蚁群
    ——谁也阻碍不了我自成渊薮
    当我收回了我主动献出的头颅
    我就让它永远低垂
    决不用它置换星空或白云
     
     
    ◎中午之诗
     
    现在是中午,我已失去了
    早晨的钟声、露水、残梦里的
    祷告。一棵栎树和一棵青冈
    从几面绝壁间探出身子
    在前往燃灯殿的畏途上,主动
    作为我的去路与归路
    深渊里,映山红开得落后于
    时间,用滴血之红自救
    倒挂的香樟撕裂了主干,靠皮筋
    提携着躯体的形状与重量……
    我岂能失去它们?这些我的器官
    或乐器,这些我以铸鼎之功
    补塑的词语。遇上的松鼠
    均是重逢,弃我而去的和尚坟
    均是立在紫藤中间的旧书桌
    但我现在并无困扰
    坐在棉絮岭上眺望远山
    大雾没有升起,所有失去的
    它们正以清白之躯俯首于自我
     
     
    ◎行吟
     
    沅江的水,又一次
    向上高出两米,收受
    旧国新增的污秽,披发行吟的人
    不曾断绝香火,但没有列入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一个,抑或三五成群
    在岸上踟蹰,苟且乎?
    沉流乎?令人叹息的仍然是
    经年无解的死结:与屈子相比
    屈子投江了,他们仍然活着
    只是频频做出沉流之姿
    状若眺望大海的雕塑
     
     
    ◎山中
     
    一个人走在梵净山中
    听到不止一种鸟儿,在密林间
    自己喊着自己的名字
    路经一片开得正好的乔木杜鹃丛
    我也大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确定四周无人
    又才压低嗓门,回答:“我在这儿呢!”
     
     
    ◎灯盏
     
    将自己像鹰的白骨
    埋入土里。将自己像蜜糖
    融化在水源处。此刻,我来到了
    红云金顶,燃灯殿旁边的杜鹃
    像雾海里升起的红蜡烛
    开给内心灯火熄灭的人
    开给天,开给释迦牟尼……
    ——承蒙佛光照亮,醍醐灌顶
    我从自己的鬼魅之躯洞见
    善与信仰的存在。祈盼自己
    也是杜鹃花里的一朵
    未能赶上春日,在盛夏,如一场个案
    迟缓、孤立、沉静,打开肉身的天窗
    向着群山与人世,白日里
    也高举着光焰如豆的灯盏
     
     
    ◎心花怒放
     
    流水上写诗,流水
    会将诗歌
    交给大海或刻进顽石
    暴风里写,暴风现出本相
    诗歌就落入了丧乱
    在白云上写,白云会消散
    还会把诗歌交给霹雳……
    今夜,我在梵净山下的木黄镇
    繁星空悬,萤虫低飞
    林泉之间有鹤影救急
    却一闪而逝
    只能把诗歌写在密封的心脏
    ——只要这心脏
    没有被掏出,你们就不会知道
    我写在肉里的,都是血红的
    心花怒放的诗句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