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表格下载
  • 文艺评论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文艺评论 >> 浏览文章
    陈洪金‖一个传统文人的艺术视野
    时间:2017年06月19日   作者:陈洪金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一个传统文人的艺术视野
    ——袁景波随笔评析
    陈洪金
     
    在大多数人眼里,袁景波是一个书法家,而不是一个作家。但是,当我们目光投向袁波景写下的那些长长短短的文字,便会发现,在他从事书法创作与研究的过程中,传统文化在他的内心世界深深地扎根,构成了袁氏心灵家园的丰饶土壤。在某种意义上,袁景波的书法作品,由于艺术表达形式的特殊性,不能让他的思想情感得到直接的表露,人们只能通过袁氏书法作品的视角呈现,去揣摩与玩味那些线条与墨色之间的抽象表达。而对于袁景波这样一个既能写字,又能写作的双料文人来说,同样流露于他笔下的随笔,却绕开了书法艺术的思想与情感呈现方面的抽象与隐密,实现了他对世界、对人生、对世界、对现实、对理想的直抒胸臆。因此,袁景波作为书法家和作家的双重身份,颇值得关注。本文拟通过对袁景波随笔的文本选择、审美指向、意趣呈现、社会介入、艺术鉴品等方面,对袁景波随笔进行评述,力求对袁氏随笔作出框架性的、整体性的识别与界定。
    一、文本选择:随笔形式对于袁景波文学写作的意义
    随笔作为广义散文的一个分支,在中国文化历史长河中有着非常悠久的发展历史,对后世所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可低估的。袁景波作为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书法家,袁氏随笔的出现,既有其传统惯性的影响,也是个人自然选择的必然结果。
        1、袁氏随笔的历史传承。中国传统文人素来喜爱随笔写作,其自然性灵、率性随意、收放自如的文本特征,为历代文人抒发情感、表达意趣提供了一个自由活泼的形式,产生了大量的传世佳作。当我们关注的目光投向中国古代文学史,在《诗经》《楚辞》《史记》和唐诗宋词的遮映下,依旧不难发现古人们写下的大量随笔作品,比如宋朝时期苏轼的《东坡志林》,陆游的《老学庵笔记》,明朝时期袁中道的《游居柿录》,张岱的《陶庵梦忆》,清朝时期傅山的《霜红龛杂记》,沈复的《浮生六记》等,这些随笔作品,即使在当代,受人们追捧的程度,往往也不亚于唐诗宋词和“三言二拍”。而在中国传统文人随笔的海洋当中,有一些作品,同时兼具了文学也书法构高的艺术造诣,比如王羲之的《兰亭序》和《快雪时晴帖》、怀素的《自叙帖》、苏轼的《寒食诗帖》《天际乌云帖》和《新岁展庆帖》、米芾的《拜中岳命作》《乡石帖》、董其昌的《濬路马湖记》等等,这些作品,既是千百年来倍受书家景仰的书法神品,同时也是非常难得的文学佳作。中国古代文人有笔墨丹青与词句雕琢兼备的传统,使得很多文人在书画与文章之间转换自如,并且实实在在地做到“无缝隙对接”。时到近代,同时有许多文人继承了这一传统,比如鲁迅、茅盾、郭沫若等人,这些文学巨匠在创作了大量传世文学作品的同时,也给后世留下了大量书法作品。袁景波的随笔作品中,也有类似的篇什与呼应,比如《书斋》《骨董》《落红》等,话题信手拣来,着墨信马由缰,情趣与性灵由小处呈现;而在《法书》《美文》《手札》等篇什里,作者对于文艺的点滴思考娓娓道来,形同闲聊家常,却又如数家珍。这样的笔法,让人读来惬意、轻松,却又趣味横生。
        2、袁氏随笔的现代回应。中国当代书法的创作一直存在着对传统的尊崇。虽然很多书法家在创作中汲取了国外现代艺术潮流的影响,出现了一些现代书法创作的名家,但是,对古人、古法、古帖的高度推崇一直是中国当代书法界的主流。很多当代书法家在他们的创作中,依然深受传统的影响。在当代,黄永玉、范曾、陈丹青等书画家,同样是写得一手好文章,他们的随笔小品,无论是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界的一个亮点。袁景波的随笔,作为他在书法创作过程中的另一种表达,从思想上看,绝不是一个书法家在“弄墨”之余出于调剂书斋生活的“舞文”,而是在书法创作中一些思想、情感、观点因为书法艺术抽象性的限制,而采取的另一种更加清晰而直接的言说。事实上,著名画家陈丹青的几部著作,诸如《纽约琐记》《外国音乐在外国》《多余的素材》《退步集》《荒废集》等,其关注视野和表达指向,都不是局限于绘画,而是涉及到了更加广泛的领域,诸如思想、历史、政治、文化、社会、教育等方面,是其绘画艺术的超越与漫溢。甚至可以说,这些文章成就了另一个陈丹青。同样的道理,袁景波的随笔作品,为袁景波关注世界、社会和人类自身存在提供了另外一个窗口,也使得袁景波这个被人们习惯性地当成书法家的形象,增加了随笔作家的另外一重身份。比如《生活》对人的生存境界进行分析,更多地折射出来的是人们在生活里需要把持住的秉持、品位和向往,让人们看到了对日常生活所应具备的警惕;《闲说》同样对人在生活里的“闲”开展评说,作者洋洋洒洒的论述里,我们所看到的还是日常生活里本应追求的价值、趣味、精神满足,而非庸常、俗趣,“有闲无闲,都不要闲得无聊,不要闲得心里发慌,适可而止”;《仰望》紧紧抓住“低处”在时间与心灵的种种表现,阐述自己的体验与感受,一切位于“低处”的情境便闪现出哲理的意味来,最后的落脚,作者告诉我们,“时常换换视角,面朝大海,仰望天空,人生就会获得一种开阔”;而《书法》里,作者作为一个书法家,貌似在围绕着书法这一传统艺术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对书法的领悟,最后的“文眼”却漫溢到了国民的文化素养和文化根基上来,字里行间散发出的又是对现实的一种忧思。从总体上讲,袁景波的这一类作品,作者并非让自己一味地钻进历史和故纸堆里封闭起来,而是用自己的眼光,淡淡地去观望和洞察身边的世界,同时也在告诉世界:一种有意义的平民生活,其实也应该保持一些向上的、自在的、不为俗世所动的品质和状态。
        3、袁氏随笔的文以载道。传统精神支配下的文人对书斋的迷恋无以复加,青灯黄卷让人坐观一个纸上世界,笔墨纸砚让人再现一个世界,古音茶香则以烘托着一个世界。很多人出则寄情山水,入则蛰居书斋,书斋因此以一种特有物质形态承载了千百年来中国文人士大夫阶层视之如命的自在空间。然而,在儒家思想支配下的中国文人对出世与入世却分辨得入木三分,即使安坐书斋,同样心存天下。他们对世界、社会、人间冷暖的态度与思想,往往诉诸笔头,落于纸上。这是中国传统文人介入外部世界最常见的方式。袁景波作为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文人,同样有着这样的气质。他的随笔作品,有很大一部分直接针对当今社会的各种现象,毫不避讳地表现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从而弥漫着浓烈的人间烟火的气息。比如在《文人》里,袁景波的文笔大开大阖,视野从古至今,许多历史里和现实里的文人在他的笔下展现的无不是精神与气度,核心的落脚点却是做人的品行与风骨;在《清明》里,作者从我们中华民族一个古老的节气引发感想,最后竟然讲到了人们在社会生活里应该保持的清醒与明白,这样的思路,令人拍案称奇;在《理由》里,作者从人的生存与理想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对理想生活模式的向往:“如果一个人还不能自由地按他自己的意愿生活,能像作家艺术家一样,能自由地思想,保持人的意识,并有可能自由地表达,或许也是他能给出为什么而活的理由,而且活得有尊严,这也是幸事。”袁景波所有的这些文字,往往显露出一个文人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文情怀、现实理想和社会担当。
    二、审美指向:自然闲适在袁景波随笔中的地位
    每一个成熟的作家,在他的文学创作中都会呈现一种审美特征,这种特征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作家在经历了一定时间的文学操持,具备了对自己文学创作的理性判断之后,通过一定数量的作品积累,形成了自我的经验总结以后,寻找到的一种具有个性特点的审美归属、审美坚持和审美趋势。袁景波的随笔作品,在审美特征上往往呈现一种自然闲适的格调,读起来颇值得一番玩味与品咂。
    1、拒绝雕饰。文学作品的创作,在惯常情况下,往往需要作者花费相当大的精力去进行词句上的推敲与润色。这样的文学作品,通过会使得文字自身呈现一种质感,让人们在理解作者的思想表达与情感倾诉的同时,感觉到词语本身的艺术魅力。袁景波的随笔在文字特色上,似乎有意识地在回避词语的雕饰,或者说,他已经把文字关于精美、精致、精巧、精细的部分融化了,然后用朴实的、简洁的、本质的文字去表达他的思想与情感。在《地气》里,作者不紧不慢地讲述,悠悠缓缓地描写,口语、方言俯拾即是,字里行间流溢着的却是作者的满心从容与淡泊。在《麻雀》里,麻雀作为乡村寻常所见的生灵,与往事童心交织在一起,加之以原生态的叙述,形成了一种让人倍感亲切的亲历感。因此,阅读袁景波的随笔,给人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行云流水,随性自然,娓娓道来,仿佛跟一个亲人或者一个挚友在聊天,一池秋水在波澜不惊的情况下,清澈见底。事实上,这种不加修饰的笔法其实是一种更加精到的笔法,值得太多从事写作的人细心玩味。
    2、呈现心性。中国传统文人在其生存状态下,往往追求一种自在的心境。外部世界的纷繁复杂呈现来的浮躁,世俗社会日常境界下对功名利禄的追逐,在传统文人那里更多的是庸碌的、充满尘俗气息的。这时候,中国传统文人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划出一个角落来,存放自己最洁净的、最宁静的、最本质的理想化世界。这个世界,可以是青灯黄卷下的寂静,也可以是秋夜独卧时的钟声,还可以是枯水寒山里的潜行。各种意境反映在他们的笔墨之下,便形成了一种清幽旷远的境界。袁景波作为一个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传统知识分子,自然也有这样的一种精神追求和价值取向。在他的随笔里,这样的文字俯拾即是。在《言父》里,作者信手拈来一个话题,由此及彼,由人及己,闲聊似的让思路铺开,流露出的却是一腔真性情。在《煮茶》里,寻常生活中的琐事、细节,与中国最具特色的传统文化结合起来,让人看到的便是充满了温暖和质感的生活意境。在《书衣》里,给新书作一层包装这样一种在现实生活里几近消失的现象,在作者笔下,勾起了人们对往事的追忆,太多的掌故和内涵,使得一个文人对书的酷爱一览无遗。这些文字,对于我们所处的市场经济横行的时代,对于我们如何从容地面对层出不穷的商品、交换、谋利,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3、贴近自然。自然界作为人类存在的客观依托,它与每一个人的存在息息相关,却又与每一个人都时刻保持着一种独立性和自在性。在这样的背景下,文学作品作为人类精神创造的衍生物,必然会以作家自身的视角,与自然界形成主体与客体的彼此映照与互动。袁景波的随笔作品,有相当一部分是贴近自然的,它们作为袁景波对切入自然界的内心反映,展示了作家对于自然界的观察、体验、感悟和想象。在《酸鲊》里,作者关注的是一种地方小吃,也许众人对这种小吃早已漠视了,但是在作者笔下,它的来龙去脉,工夫程序,却被写成了一幅写意画,活色生香扑面而来,俨然又是一幅民俗画。相比之下,在《红蓼》里,这种野生植物因为作者引入了大量民谣、诗词,俗与雅的强烈对照,让一篇短小的文字变得流光溢彩起来。而在《响器》里,作者让民俗、艺术、历史、文化、音乐与人的生死交织在一起,纵横交错的叙述,让文字呈现了一种丰富性和厚重感。这些作品,紧扣自然界与作家个体彼此接触的个性感受,经过袁氏个体的审美识别和价值判断,在去粗取精之后,形成了特定视角下的表达,因此可以说,袁景波的自然随笔作品,既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体化的自然世界,同时也可以从这些自然界的场景和片断,洞察到袁景波作为一个自然人,作为一个融合了作家和艺术家双重身份的审美世界。
    三、意趣呈现:静态生活在袁景波随笔中的功用
    作为广义散文中的一个分支,随笔更多地体现出了作者的思想、视野和文化修养。袁景波的随笔写作,在很大程度上也承载了随笔写作的这一特征。纵观袁景波的随笔作品,其中贯穿着一条主线,那就是作者以一个书法家为主要身份,对艺术世界、文化理念和思想哲理的探幽、认知与理解。
    1、对艺术世界的辩识。每一个艺术家都面临着一种继承与创造的双重境地,一方面要把眼光投入历史,洞察艺术自身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现象、源流和特征;另一方面,又要立足历史,审视自我,进行有别于历史和前人的创造。这样的境地,要求艺术家具备相对宽广的视野,尽可能地对艺术世界进行分辨与识别,从而形成艺术家自己的观点和态度,用于指导自己的创作。袁景波的随笔作品,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承担了这样的作用。比如《求缺》、《杀角》、《倒梅》、《手札》、《文字》等,作者把视角锁定在对艺术世界的认知与理解上,专挑一些细节和局部,有感而发,却有自己的灼识。这些作品,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可以归类为艺术随笔,但是在实质上,文字只起到表达工具的作用,其思想内涵才是最为核心的。它们的存在,让读者看到的却是袁景波对他所面对的艺术世界里一些艺术问题、艺术现象、艺术作品以及艺术家的理解与认知。通过这些作品,袁景波在他的书法艺术的抽象表达过程中无法言说的对象,在文字里得以清楚地表达出来。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袁景波的随笔,是对其书法作品的互补、延伸、转述,随笔与书法也就成了袁景波倾诉与表达的左膀右臂。这样的情形,使得袁景波比专门从事文学写作或者书法创作的人多了一个表达与诉说的渠道。
    2、对文化理念的阐释。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一直是中国文化人学习和修炼的重要源头,通过对传统文化的识别、理解、质证,很多人完成了自我文化价值的确认与完善。也正是这样的一些个例,使得中国传统文化数千年以来一直呈现一种渐进式的持续发展。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不断得到充实与丰富的重要途径。袁景波作为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和滋养的现代文人,同样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近似于痴迷的情结。在他的随笔作品里,他的内心思考与文字呈现相得益彰,彼此支撑,互相成就对方,因而使得他的随笔作品在思想内涵上呈现一种独特的厚重感来。在《品竹》里,他阐述了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文化价值观。《陶庵》通过对一代文学宗师张岱及其作品的解读与领悟,向读者坦露了自己关于文学与思想诸方面的理念。阅读他的文化随笔,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就是在畅游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海洋,而与此同时,他个人的认识与理解,又仿佛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海洋因为袁景波的个体视角而飞溅的浪花。
    3、对思想哲理的理解。每一个人都对世界、社会和思维有着独到而复杂的判断,不同之处在于,有的人有着相对清晰的、完备的、条理化的哲学认识,而更多的人,其哲学认识则是相对模糊的、非理性的、碎片化的。相对于文化理念生活化、现场化和外向性,哲学理念则更多地表现为潜藏化、无意识化和无规律性。但是,并不能否认个人哲学认识的存在。袁景波的随笔作品里,其实也存在着大量的作品,为其哲学认识提供表达的出口。袁景波有一批以历史文化名人为题的文章,比如《适之》、《作人》、《丹青》、《辜氏》、《负暄》等,说的是胡适、周作人、陈丹青、辜鸿铭、张中行等人以及他们的作品,文字背后揭示的却是作者对这些人的思想理念、哲学意境、价值观念的评析与思考。通过这些随笔作品,我们能够隐隐约约地感知到袁景波本人对世界、社会和思维的态度和指向,比如柔软、内敛、坚持、承担和批判。
    四、社会介入:适度距离在袁景波随笔中的效果
    文艺是现实生活的有机构成部分,而文艺家却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与现实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使其能够对现实生活进行足够深入全面的观察、认识、了解,从而阐述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点态度和价值指向,进一步实现文艺家及其作品的在场。袁景波的随笔作品在表达对象上是有着双向性的,一方面静守书斋,深挖作者对文化、思想、艺术等诸多领域的领悟,另一方面,则把目光投向现实社会,对众多社会现象进行介入,表达作者自己的意见,体现了一个文艺家的社会在场感和社会责任感。
    1、对地域个性的识别。特定的族群在特定的地域生存繁衍,在经历了一定的岁月积累之后,便形成了以历史、民族、文化等为核心要素的特定的人文地理。在贵州铜仁地区,乌江、梵净山等自然环境与苗族、土家族等古老民族的历史文化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铜仁地区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袁景波作为铜仁地区重要的文化人,地域文化不仅滋养了他的艺术创造,更是他的文学创作中不可或缺的特有资源。他的随笔作品里,有很多是以地方民族文化为叙说对象的。比如《仝人》《别样》《沿河》《言子》《水碾》等专门写铜仁地方人文风俗的文章,在袁景波笔下,身边的地方文化习俗、历史掌故信手拣来,既有历史信息,又有真知灼见,体现了一个文化人对一方水土的热爱,也表达了他对故乡的一腔情怀。
    2、社会现象的分析。很多时候,人们对于随笔与杂文的界限认知是模糊不清的。这种现象的存在,其根源就在于两种文体都在很大程度上倾向于对社会现象的批判性的介入。当前,我们的社会生活处于一个转型期,经济加速、文化更迭、思想多元、价值多样、行为复杂,导致整个社会呈现一种纷扰、嘈杂、浮躁、激荡的状态。这种状态里循序与失序、规范与失范、回归与迷失等矛盾都在冲突中寻找平衡点。袁景波的随笔作品,因为他对社会采取介入的态度,也就必须地在其作品里得到体现。比如《女人》《文化》《节约》《性命》《孔方》《温润》等篇什,都是在看似闲聊的过程中直指社会现实,在他的笔下,社会现象被梳理出了历史背景,个体行为被纳入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从而让我们对这些社会现象的存在理由及其发展方向有了清醒的认识与理解。这样,他的随笔作品也就隐含了醒世喻世的功用,体现出了作者于现实基础上对历史和未来的责任担当。
    五、艺术品鉴:专业眼光在袁景波随笔中的价值
    袁景波的社会角色,被人更多地定位为书法家,而非作家。一个书法家同时具备文学写作的技能,必然会让他把自己对于书法艺术的创造及其相关领域的心得体会诉诸笔端,甚至由此而形成自己的理论系统。于此,袁景波的随笔,从书法艺术的角度,对书法创作规律性认识、书艺相关领域的感悟、同行作品的品析等方面有着自己精到的见解与观察。
    1. 对书法创作规律性认识。中国书法艺术有着悠久的传统,千百年来,汉字书写作为人生修养的必备功课,被列入中华民族每一个成员的童子功,是启蒙入学时期的必须经历。这样的情形,让无数人对书法艺术痴迷,也造就了无数的书法家。可以说,中国书法传统的博大精深是由历史长河中层出不穷的书法个体以恒河沙数的规模成就出来的。中国书法艺术对传统经验的重视让人叹为观止。作为一个书法家,袁景波面对的是前人留下来的太多的经验和规律,多年来他浸淫于前人的书法理论,形成了自己的认识与理解,在他的随笔作品里,也有相当一部分篇什反映了他对书法艺术的理性认识。比如在《冬心》里,作者从一个书法家的角度,对书法大家金农的书法艺术的解读与体悟,反映了作者自己对书法的痴迷,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他独到的眼光。比如《从简》,让我们看到了他在书法艺术的海洋里的一粒思想结晶。对书法艺术规律性的认识,是对自己的提高,也是他与书法艺术界同仁交流的渠道和手段之一。既重视实践,又重视理性思考,是成就一个书法家不断发展的重要基石,大量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2、对书艺相关领域的感悟。书法艺术在中国之所以受到高度重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对于一个人修身养性的促进。书法艺术在本质上是一门综合艺术,不仅仅是笔墨线条的组合与拿捏,更需要一个书法家广泛涉足到绘画、音乐、舞蹈、建筑等相关领域,同时还涉及到哲学、宗教、文学、政治、历史等上层建筑。在做到对各相关领域的融汇贯通之后,一件书法作品才会体现出它足够的艺术价值,让受众得到书法艺术的熏陶。袁景波的随笔,涉猎广泛,很多文章涉及到各个艺术领域,反映了作者在书法艺术视角下的博览群书,并且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也成就了他作为一个书法家深厚的文化涵养和艺术境界。比如他的《小品》,是对小品文的独到认识;《闲章》则深刻地阐述了闲章对于书法艺术的至关重要性;在《题画》里,作者说的是给一幅画题字,在他笔下,“题画”各种各样的讲究与窍门,尽显风流,读来让人叹为观止,深感国粹艺术的博大精深。
    3、对同行作品的品析。对同行的认识、学习、鉴赏与切磋,从实质上来讲,是自我修炼的一个重要途径。袁景波作为铜仁市文联的一员,在从事书法艺术创作的同时,还承担着文联服务工作,在客观上,他有机会大量地接触到辖区内书法艺术工作者的作品,他对身边书法家的了解,应该是得天独厚的。比如在《天富》里,袁景波对同行书法家安天富进行了不拘一格的审视与评价。同时,作为一个有心人,他通过自己的文字,写下了大量文字,对市内书法家的作品进行了梳理、点评,对一个地区书法艺术的研究、对后辈书法家的成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同时,这些文字,也充分体现了一个德高望重的书法家文人相亲的高尚品质和对一门艺术潜心热爱的社会责任感。
     
    作者联系地址:云南省丽江市市委大院一楼丽江市社科联
    上一篇:没有了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