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联概况
  • 文艺动态
  • 协会学会
  • 区县文联
  • 期刊方阵
  • 艺苑名家
  • 佳作荐赏
  • 表格下载
  • 佳作荐赏
    您当前位置:梵净山文艺网 >> 佳作荐赏 >> 文学作品 >> 浏览文章
    文学作品
    美术作品
    书法作品
    摄影作品
    民间艺术作品
    戏剧作品
    曲艺作品
    音乐作品
    舞蹈作品
    影视作品
    电子刊物
    诗词楹联作品
    习 习‖孟溪散记
    时间:2016年08月01日   作者:孟溪散记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    【字体: 】    

     

    孟溪散记
    习习

     
    孟溪城
       
    就叫它城吧,孟溪城,镶嵌在山野中,一清早,开门见山、见水、见绿色,很美好。
    算不得大城,更算不得都市,但好就好在它安放在自然里。大多数地方,有了城的模样就渐渐吞吃了山水,而这样的小城,留了大片地方给自然。人永远大不过自然,这才是天地人的和谐和人该有的虔敬。城这边,河在长长地流,那边,偶尔有火车不断驶向远处,它们让小城灵动和深远起来。沿河的路,长而空阔,和别处的城一样,天一亮就有人晨练,广场也颇有规模,黄昏时女人们聚在一起跳舞。周遭不远处的山乡该留着山乡的生活吧,山乡与城离得如此近,让城有了田园的意味。于是乎,某一天,当一场文艺晚会要开始时,四邻八乡的人,男女老幼,一大家子亲戚一样聚在城里,亲热地吵嚷和喧哗。没有疏离感,也没有焦虑和仓皇。城和人这般亲切,最是难得。圆月高空时,热闹的晚会散了,一家家老少又满足地晃悠悠踩着月光回到村落。城又变得安静,河在汤汤地流,那边,火车哐哧哐哧驶向远处。
    河滨路是新的,道旁树还小,广场是新的,医院、体育场、车站都是新的。这叫孟溪城像个青少年时候的城,清新和率真中又有那么多的活泼和生机。
    除了地理形胜等等种种的缘由,它厚重的历史和文化,是它成为城的另一个深远的来由。黔东五大古镇之一、早在唐代即已“百货辐辏,商贾云集”,这叫它更迷人,也有了更多足以叫人期待的可能。

    牌坊和古城

    是贞节牌坊。牌坊,大抵站在路口、村头、桥边这样的显眼处,为着彰显和提示吧。北方的牌坊大都默然厚重,南方的牌坊,我所见过的,牌坊顶头个个飞檐高挑,像鸟儿展开了翅膀,要一飞冲天的样子。先前,牌坊为哪儿的人立,哪儿一定很是荣光。而现在,这个贞节牌坊兀自高高立在一大片葱绿的稻田旁,更像个显著的路标。看到这个牌坊,便知头京村到了。
    牌坊立在清朝宣统元年,也就是一九0九年,距今已有一百余年。说是为旌表京头村谭氏雷婆“坚守贞洁,养二子成才”。牌坊正中“旌表节孝”四字很是醒目。现今,说起“贞洁”二字、况且要为“贞洁”立牌坊,总会被许多人讪笑,但抛开旧制度庞大的意图,对一个孤单的女人来说,我总觉出其中很多非凡的坚忍和高贵来。不过而今,牌坊远远站在村外,还是显得孤单了些。
    村史上有著名的清朝谭氏父子谭礼裕、谭明之。说谭礼裕“七岁能诗,九岁应童子试,名播乡里”,后因功被保荐为蓝翎四品衔,这对山野里的村子来说当然再显赫不过,也是而今谭家人的荣耀。今天,村里还是古风盎然。见一家木门上张贴一张红纸,细看了,题头写着“之子于归”,红纸上分门别类毛笔字罗列着嫁女喜宴上总管、厨师、洗菜、添饭、端盘、摆桌子、管烟酒、煮饭、抬灶、推豆腐的人的名字,也大都谭姓。宽大的木宅门上贴着对联“春华秋实闺出阁”、“之子于归玉凤飞”,高处的横批给风吹了,心想,那横批大抵是“鸾凤和鸣”、“琴瑟永偕”、“瑞木交柯”这类的好字样。
        村子确乎很老。仔细走着,但见一家后院齐齐立着三个皇清侍赠的墓碑,都立于道光二十五,也就是公元一八四五年,比村头的贞洁牌坊还要老得多。墓碑刻有“永古佳城”四字。“城”就是人们常说的头京城吧。
        便要说到“城”了。此“城”并非而今意义上的“城”,黑黝黝的石头城,整个儿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城堡,这是这个“城”的意思。城堡孤立于一个高耸的山包、四水相环,形势险峻。相传道光二十八年(公元一八四八年),孟溪农民起义领袖包茅仙为抗清而筑此城。周长约有一点二公里的正方形的城,城墙、封头墙、街道、排水沟渠一应俱全。城以青石砌筑,内外两道高墙相互呼应,外墙高逾三米、宽过半米,两道城墙间,隔着纵横的深巷。
        城内现在还有完整的六处两进式四合天井,这种极具汉族风格的明清建筑,在苗族人聚集的孟溪非常鲜有。天井上厅和下厅有房三至六间,上下天井两侧均有厢房。深宅高院,恢宏中有着细腻。走进一家厢房,精美的雕花木窗外,阳光明明地照着屋檐上的瓦当,瓦当上的纹饰精美异常。深高的天井里,地上躺着安静的屋影。在这石头城堡里,这民居,显得十分安宁。
        城中小巷迷宫般牵连,但最后终可出城,踏上伸向远处的古道。
        当然,叫“城”是更早的事情,比村头的贞节牌坊要早六十一年。六十一年,一个人也都花甲了。
        战事平息,“城”的意义也消退了。人们过上了平常的日子,后来,就改叫它头京村了吧。
    河在村外盘桓,河上跨着简朴的石桥。农人地里成片的油菜籽很饱满了。古树苍郁,为村子平添了更多古意。村头,一棵老香樟树,碧绿的枝叶蓬勃如盖,遮出一地阴凉来,站在树荫下,就可望见稻田旁远远站着的贞洁牌坊。
        一个保存如此完好的老地方,就像孟溪镇一疙瘩压在箱底的老银。

                               老书院
       
    头京古城、松茂书院,在孟溪,文韬武略,刚柔相济。有了书院,一个地方立刻有了书香和灵慧。松茂书院最早可追溯至顺治二十五年(一六六八年),眼光辽远的人在书院后身的南屏山下设了学堂,光绪元年,孟溪人戴明扬扩建学堂,并栽一棵罗汉松于学堂正后方。松树繁茂,亭亭如盖,这大约是将学堂命名为“松茂学堂”的缘由吧。
        线条肃洁庄重的四合院落,红墙黛瓦,还是清朝的颜色。学院前因井水鼓涌小溪淙淙而命景为“太极起水”,学院后因南屏山上一支孤峰如笔,命景为“文笔凌云”,合着这古意盎然的书院,“太极起水”、“文笔凌云”,都是好意味。
        当然,最好的意味还在今天,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松茂书院现在是孟溪镇完小的所在地。孟溪镇的人真有福,小小的便开始领受这源远流长的文化的荫泽。孟溪人常说,孟溪自古爱读书,这个悠久的书院,便是明证。而今,学校依旧阔绰,除了后院那棵参天古松,还有老老的四个古碑与人相亲相近,四个百年古碑上镌刻的文字,述说着松茂书院的历史。
        今天,在这宽厚慈爱的老书院里,少年们书声琅琅。百年的文脉流承至今,让松茂书院看上去更加可亲可敬。

       
    水月庵

    所以叫水月庵,说是因为一个传说。
    相传玉帝的女儿水月,聪颖可爱、美丽非凡。一日,姐妹们相邀到人间嬉戏,水月与一个叫摩崖的凡间男子一见钟情深深相爱,并私定了终身。玉帝得知后大怒,立刻派天将捉拿摩崖。但任凭百般鞭笞,摩崖誓死不肯放弃对水月的爱情。玉帝无奈,遂施展法力,将摩崖变为一座石崖。忧伤的水月整日以泪洗面,最后化为一条河流,日夜围绕着摩崖。后来,世人为这神圣的传说所感动,修庵一所,以祈祝这对情深意长的爱人。
    一边听当地人讲着这个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一边上到一个树木葱郁的小山上。往下望去,清澈的木耳河就在山脚,刚好形成一个委婉的回环,恰似一弯月亮。便想,那河水便是落在地上的弯月,而那亮汪汪的明月便是这河水。这样看去,“水月”二字煞是好听好看。
    但在我看来,世间的水与月,变幻无定阴晴圆缺,终究都是虚妄。如果在这柔软忧伤的传说上加上一位明末重臣,水月庵一下子就有了实实在在的分量。
    吕大器,生性耿介、嫉恶如仇。他走南闯北,甚至北上我的家乡甘肃,为甘肃巡抚任远赴新疆。
    南明永历元年(一六四七年),兵部尚书大学士吕大器从福建进入贵州,意欲组织抗清力量,反清复明。是年五月,途经孟溪,遍览孟溪后,停驻于水月庵。他深爱此处山水,遂挥笔写就“水月庵”三个大字,悬挂于水月庵门额上。又在庵旁修建一亭阁,作序文一篇,令工匠镌刻于亭边的摩崖崖壁上。
    整幅石刻长一点一米,宽零点九米。虽历经几百年风雨剥蚀,但苍劲有力的字迹今日还清晰可辨。
    永历元年丁亥暮春,予自闽、粤奉二亲至此。时同行为国史检讨方于宣,相与临流陟竣,选胜挹幽,终日不倦,遂开斯亭之胜,岂日曲修裱,亦犹白下新亭之会也。夏五月朔日亭成,与诸名士落之,用志于壁,以待来者。遂宁吕大器题
    而今庵已不在,亭也不在了,唯留这个摩崖石刻在山下的路口。
    题刻摩崖石碑后的第三年,吕大器病逝于贵州都匀。
    吕大器诗文遒劲,著有不少悲怆开阔的边塞诗,人们赞誉其诗文“笔老情深”。
    这“笔老情深”自然也镌刻在这摩崖巨石的字里行间,熏染着孟溪的一代代文人墨客。清道光壬午(一八八二年)科大挑二等候补儒学士刘光宗(号若山),在游历了水月庵后,作诗《水月庵为雨所阻》:
    风雨漫天带笋舆,从林小住意萧疏。重寻旧日留题处,正值高僧出定初。
    野鹤窥人崖竹动,涧杜摇影水窗虚。凭栏我已尘机静,笑结清缘悟六如。
    同刘光宗一样,文人们为这水月佳境和摩崖石刻感染,常常去拜谒赏景沉思,并提笔著诗。于是,水月庵便成了孟溪古代文人墨客题咏诗文的一处山水胜地了吧。


                                  茶灯
       
    一到孟溪,便得知孟溪被誉为茶灯之乡。起初以为茶灯和北方的花灯一样,是一种灯。后来看到茶灯表演,方知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娱乐表演。初看茶灯表演时,也不知这表演与茶与灯的关系,后翻阅资料才了解了一二。
        孟溪盛产好茶。茶农们白日里在地里劳作,日落饭后,集合在一处一边选茶、一边游戏说唱。天黑下来了,便又点亮了灯盏。说孟溪历来有“女不唱茶灯”的说法,而茶灯的说唱,又如同北方田间的“花儿”一样,花儿与少年在一起,才有了种种的意趣。于是,男扮女装,各种女儿家的情态,表演得惟妙惟肖、令人捧腹,在这热热闹闹的吹打说唱和欢歌笑语里,一日的疲顿不知不觉就消除了。渐渐的,茶灯演唱有了自己越来越丰富的仪式,演出者着明艳的服饰、男人手执扇子,关关雎鸠般始终围绕“女子”嬉笑对唱,一旁的人高高打着明亮的灯盏,灯盏上彩带翻飞,烘托着茶灯表演的绚丽和热闹。
        据考证,孟溪茶灯大约产生于唐代,兴盛于宋代,已有逾一千年的历史。
        一千年来,传承下来的茶灯表演的繁复盛大由此可见:
      ——孟溪茶灯的灯笼通常由排灯、宫灯、耍灯三部分组成。按民俗功能,灯笼分为太平灯、寿元灯、架桥灯、送子灯、玩耍灯等多个种类。
        ——伴奏乐器以打击乐为主,有鼓、锣(分铜锣、勾锣)、钹(分头钹、二钹)。打法有鸡啄米、急急风、懒龙过江、鸡拍翅、龙摆尾、凤点头等。
        ——唱跳表演种类分为“迎灯拜主”、“开财门”、“跳灯唱戏”、“化财送灯”四个部分。
        ——主要角色分“唐二”(丑角,有的班子称刘二,店小二等)和“幺妹子”(旦角),二人担任茶灯全部的歌舞说唱表演。除丑角和旦角外,还有帮腔人员,人数从十多人到数十人不等。
        ——一部分人执举戏灯站在表演区周围,照明的同时,为主演帮腔或搭白。
        上述种种,一路看过去,真是欢闹得紧。单那打击乐的打法,鸡啄米、急急风、懒龙过江、鸡拍翅、龙摆尾、凤点头,都叫人联想不迭。
        一段史料曾这样记载古代孟溪春节元宵中茶灯的盛况:
        有所谓茶灯者,以村童十二人饰女妆,为采茶十二姊妹,装一‘茶婆’为其母。率领上山采茶,别妆四五十人作赶场式贸易。谈笑之间,多戏谑十二姊妹语,茶婆往往怒骂之。各执一灯或数灯,极其繁盛。采茶歌声,风流婉转,观听者不可胜计。
        孟溪百姓热爱茶灯,古已有之。
        记得那天晚上,看后硐村村民在盛大的晚会上表演茶灯。台上红粉蓝绿地表演着,台下几个男人原汁原味地帮腔唱着,虽听不大真切唱词,但终于听明白是从正月开始唱起,然后到二月、三月,一直唱到了七月,帮腔的人嗓子都唱哑了,一位老艺人情急之下,一边唱着,一边一步跨上台子让演员们下台歇息。想起这一幕就想笑,真的都是朴质的农人。第二日又见那位茶灯老艺人专注地忙前忙后。问他嗓子好了吗,他笑。茶灯表演目前不很乐观,作为一门口口相传的艺术,它已丢失了很多。孟溪虽是茶灯之乡,但要复兴这古老的茶灯艺术着实不易。这位老艺人,他想让茶灯流传下去,他打心底里热爱着茶灯,这我看得很分明。
                                          
                                                    

    作者简介:习习,甘肃兰州人。中国作协会员。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十月》《天涯》《中国作家》《散文》等。著有文集《浮现》《表达》《流徙》《讲述:她们》等。
                 

     

     

    主办:铜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
    电话:0856-5223800 13885686138 邮件:ygytr@126.com ICP备案编号:黔ICP备07500100号